被房子和户籍双重挤压下的教育权

被房子和户籍双重挤压下的教育权 

[email protected]

迁徙自由,居住,教育这几个几乎在全世界都被保障的基本权利,在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却总让人有太多话要说,又不知从何说起,更有让人说多少也等于没说的悲凉感。 就从一对北漂小夫妻的悲惨遭遇说起吧。凤凰网报道一对四川小夫妻为了孩子能在北京上学,卖掉了原来的房子,又背上了几百万的贷款债务,满心希望的却等来房主最后决定违约不卖了, 因为春节后,——房价又暴涨了。房子没了,小孩子也面临没书读的悲剧。 其实,我对双方合同如何纠纷的细节,谁违约,谁负责,这些真心毫无兴趣,小夫妻也已经提起诉讼,这些自有法院判定。

 

只是这无奈中,有太多的社会问题,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在北京等大城市,小孩子入学有两条路,一,生得好,父母是当地户口,恭喜你, 你可以上公立小学, 第二条, 生的好,父母有足够的钱,又没赶上对外地人限购的话,已经买了北京的房子,如果你命再好一点,也许会是个不错的学区。 其实,又何止是北京, 全国各个城市基本都是如此。 如果你是外来打工者,不管你是搬砖的黑领,还是办公室白领,没有当地户口, 又买不起当地房子的话,你的小孩子,幸运的话可以选择就读民工子弟学校,不然就只能打道回老家,成为一名光荣的留守儿童, 如果你足够幸运,也许不会像毕节那四个可怜的孩子一样,悲惨的死在垃圾桶里。

 

实在不想多说什么户籍制度如何在历史上发挥过“正面”的作用这种政治正确的废话, 更无力反驳所谓放开户籍会造成大城市人满为患的臆想。迁徙自由,不但是人的基本权利,也是社会进步的原动力。 没有自由的人才流动,这是对经济发展的极大阻碍, 而所谓的结构性改革,必定也绕不开制度上的改革,来减少社会交易的成本,而户籍制度造成的劳动力市场的壁垒,是必须首先开刀的毒瘤。 这个问题,也远远比楼部长提出的劳动法对经济的阻碍要迫切。

 

如果说人出身的先天的不平等,被户籍制度更加禁锢了阶层的向上流动, 那么教育的不平等,在户籍这个怪兽的共谋之下,则更加剧了不平等趋势向下一代的传递。而地产业对国民经济的绑架造成的房价持续暴涨,成为了压垮新一代外来人“中国梦”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房地产去库存的号召,全国各地又掀起了各种刺激政策,导致一线城市房价暴涨。

 

我们相信:人生来就应该是平等的,不是吗?“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难道只是口号? 不管父母是哪里出生,哪个阶层,是否富裕,是否高学历,或者甚至工作是否努力, 这些都不应该成为下一代受教育不平等的借口。 小孩子无法选择他们的父母是否富裕是否努力,无法选择在哪里出生。孩子不是家长的私有财产,而是全社会的财富。所以,公平正义的责任,就落在了社会和政府的肩上。 教育资源的不平等,是造成学区房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 学校教育质量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 如同小粉红们最爱的另外一句正确的废话,的确,“没有绝对的平等”。 但正是这种对客观存在的不平等事实的承认,才应该是教育改革的方向和动力。

 

改革要促进地区间的基础教育资源相对平衡,也要促进地区内的资源相对公平。 对于学校,最大的资源,除了历史积淀下来的名声,无非就是师资和资金。 而后两个资源,都是可以用政策调节的。 师资力量,完全可以实行轮岗制, 让公立学校的教师在地区内流动起来,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促进学校间教育质量的均衡。 资金拨款上, 能否向“落后”的学校,有所倾斜?政府财政对学校需求量的增加能否也随之增加?外来人口也为当地做出贡献, 投建新学校能否根据实际外来人口数量,而不是根据本地户籍人口预算? 北京据说关闭了民工子弟学校,那么这些学生分流到原先的辖区内公立学校必定是无法完全容纳的。 教育,毕竟是民生大事,事关民族未来, 也应该是结构改革的重中之重。 随着中国经济下行,GDP增速放缓,国家又开始考虑扩大财政赤字3%甚至5%, 那么这个赤字如何用, 投资到哪里还能比投资到教育更有意义呢?

 

当然,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也为没有房子的外来人口子女入学留了一扇门,只是门槛还是很高。入读北京市公立学校的外来人员必须出具“五证”:父母在京务工证、居住证、户口簿、在京暂住证、户籍所在地乡镇证明。但是为了要办这无证,则需要共28个证。 想想都繁琐到恐怖, 这种规定实际上是对文化不高,工作低端的搬砖父母的歧视。 尽管在一定意义上是进步的,但实际上还是一种拼爹。 同样,一些地方的积分制,根据父母的条件来打分, 分数够了,孩子才有资格上学。 这,在本质上,跟捆绑住房, 捆绑户口一样, 仍然是一种拼爹。 与我们信奉的人生来是平等的, 义务教育人人平等的理念,还相差很远。

 

户籍,房子,入学这三者在一起的纠结,可以说反映了很多中国人都不得不面临的困境。中国城镇人口大约为7.49亿,占总人口的55%。而拥有城市户口的人口约占38% 北京人口超过三千万,常驻人口不到两千万,一半人没有户口,这些人都将面临子女入学的问题。 真心希望,在户籍制度和教育改革上,国家能再步子大一点, 这是迟早要面对的问题,而政府要做的不是提高外来人口子女入学的门槛,而是真心实意的服务好外来建设者,接纳他们成为新本地人,为他们的子女提供公平, 有质量的基础教育。 这不仅仅是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的“自由、平等、公正”口号落实于行动的体现,更是因为,孩子不仅仅是家长的,还是社会的财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