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砖家误国”, 也谈所谓中美关系的“临界点”和“修昔底德陷阱”

实在看不下去了:“砖家误国”, 也谈所谓中美关系的“临界点”和“修昔底德陷阱”

Stone

 

中美关系要“临界点”,这观点,其实一点都不新。 但自从兰普顿教授在卡特中心举办的世界中国学论坛上提出了中美关系“tipping point” 一说后,迷信权威的国内外专家学者们如火如荼的谈论起中美关系的“临界点”,似乎中美关系即将从天堂跨入地狱,如临大敌。

 

所幸,笔者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专家们的。 于是乎忍不住找到了Lampton 发言稿原文, 一看才恍然大悟。 人们常说的“砖家误国”,“见风就是雨”,还真不是瞎说的。 当然, 专家们自然是不会承认他们连基本的什么是tipping point还没搞清楚就把国内舆论,学界,政界忽悠的风声鹤唳之事实了。

 

笔者认为,由于中美语境和文化的差异, 国人普遍理解的“临界点” 大多就是马列哲学辩证法思维体系下“量变到质变”的一个飞跃。比如冰化成水,水汽化成蒸汽,或者人间到地狱的本质区别。 那么笔者不得不深究一步, 英文语境下的tipping point真的也是这个意思吗?

 

且不说兰普顿可能真的不读马列,脑子里也没有我们从小当成绝对真理一样学习的“量变到质变”辩证唯物论。 让我们先来追溯下tipping point的原意吧。 tipping自然是倾斜的意思,point也就是点点,那么直译应当为“倾斜点”或者“平衡点”。

 

事实上也是如此, tipping point最初是一个物理学概念,指的是天平的一端,不断的加码,直到向这一边倾斜为止的一个平衡点。 后来被引入社会学, 用于研究群体行为,比如突然的群体非理性的行为。 也被引入医学,用于研究病毒行为, 比如病毒的突然全面爆发。 这个时候才可以被比较科学的翻译为“临界点”。 Tipping Point,“临界点”, 最经典的一个例子, 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即:直到你最后一根看似无足轻重的稻草,由于之前的积累效应,压垮一头骆驼的假想故事。

懂得了tipping point的背景和原意, 那么就让我们先看看兰普顿原话吧。 The positive balance between hope and fear tipped behavior toward restraint and patience.  Things unfortunately have changed dramatically since about 2010.  The tipping point is near.  Our respective fears are nearer to outweighing our hopes than at any time since normalization.

笔者本着原作者的原意大致翻译和解释如下:

两国关系原本处在天平两端的希望和恐惧之间,倾向于正面,也就是说希望大于恐惧, 这种正向的倾斜,让我们的行为也倾向于克制和耐心。 但是,很不幸的是自从2010年开始,事情有了剧烈地变化。 平衡点 (“临界点”)接近了。 我们彼此的恐惧, 即将超过我们互相的希望。 这种倒向平衡点的趋向,自从两国关系正常化以来,从未有过如此的接近。

 

好吧, 用两幅图来诠释兰普顿教授的原意吧:

 

之前, 左边是希望HOPE                       右边是恐惧FEAR

1111

 

                              明显希望占了上风

 

现在,正在趋向平衡。但是还没有到平衡点。未来,一旦过了平衡,很可能是这样的

 

2222222

左边希望                                                      右边恐惧,恐惧明显更重了。

 

至此,应该很清楚了, 兰普顿教授,根本没有说过,中美关系即将步入质变,关系将会恶化到极其的危险境地。 他只是说, 原本良好的趋势,正在改变,趋向于天平不利的一面。仅此而已。听起来,好像真的没有那么可怕。难道真的是专家们在危言耸听吗? 我们继续看。

 

兰普顿教授说了, 中美关系的基石有所动摇,但没有垮塌。只不过,更多美国人视中国对美国的“主导地位”是一种威胁, 很多中国人也把美国当成中国崛起的障碍和国内稳定的破坏者。

兰普顿教授提出,这种趋势的变化, 原因有几个

1)美国人原本希望通过跟中国的接触政策,经济的互相依存, 来让中国朝美国希望的“正面”方向发展,但是这种希望越来越渺茫。

2) 中国经济实力的上升,让中国政府和国民期望在国际事务中有更多的发言权, 在有主权争议的领土方面中国也更强硬。 美国的重返亚太战略更加让中国感到威胁,认为美国联合菲,日等国包围中国的意图来者不善。

3)科技和军事的装备竞赛不断升级。尤其在网络方面,中国筑起防火长城,新建“防火大炮” 防止美国搅局造成中国国内政局的不稳定。 这种升级不但表现在军事,外交, 甚至表现在不断增强的美日和中俄各自的军事合作上。

4) 两国的国内政治因素。 美国大选临近和中国政府的集中权力。 美国人普遍认为中国在两国经济交往中占了便宜, 中国执政党也增强领导合法性,新一届政府力量的整合也都是重要的外交考虑。

 

反反复复看了几面,愣是没发现,两国关系有任何的根本性变化

首先,中美接触了那么多年,美国人难道是今天才突然了解,要改变一个几千年文化的国家,还真不是一两天。 美国人失去耐心了吗?未必。 如同总有几个不耐心排队的人嚷嚷没耐心,但这不改变现有的大方向,更不能改变国际秩序,该排队还是得排队。 中国也会如同邓小平遗训一样 “绝不当头”.

 

其次,中国实力上升就必然会有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吗? 这就更加纯属教条主义下的书虫推测了。把中美关系跟古代雅典和斯巴达对比也是蛮有文化的。但更简单却更恰当的比喻是, 如同两兄弟,有一天弟弟比哥哥高了, 这算关系的根本性质变化吗? 难道兄弟变成父子了还是仇人了? 如果按照简单的GDP总量超越就要算实力的根本性变化,那么中俄, 中日, 中国和剩下所有国家,不都经历了“临界点”?按照中日之间的历史仇怨, 不早就该打的不可开交? 专家们忘了我们是全球第二大GDP国吗?

 

再次,中美之间再如何军备竞赛,军事技术竞争,大家也忘不了古巴核弹危机,得以最终和平解决的历史。为啥? 任凭你如何棋高一招,我只需核弹一枚,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这种互相的核威慑,保证了相对的和平。 在网络时代,美国技术上可以轻易攻破中国的防火长城,攻破中国最关心的政治稳定的核心利益; 中国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侵入美国基础设施网络。这种互相的威慑,也是一种新力量的平衡。不信你看, 美国就有人建议欧巴马政府用攻破中国的防火墙来报复中国泄露美国联邦雇员大量个人信息的事件, 但是为什么这种政策建议根本不可能被采纳? 很简单, 就是这种互相的威慑,让美国不愿意轻易把事态升级。 如同谁也不愿意第一个把核弹扔出去一样。

 

最后,两国的国内政治如何风云变化,都不改变中美合作为主的基调。 按照马列方法论,那是七个指头和三个指头的关系,也是内因决定外因的必然。

 

那么,在让我们回头来看看,到底为什么即便是所谓的tipping point也是那么的经不起推敲吧。 美国人说的tipping point , 如同我刚才提到的经典最后一根稻草的例子。 诚然,有很多不利于中美关系的稻草在一根一根的压上去。但是不能因此忽略还有很多积极的因素,有另外一只手,在把这些负面的稻草一根一根的移走。

比如,中美之间共同的巨大的经济利益确保了中美不会走向极端对抗。 在经济全球一体化的年代, 沪深股市跺跺脚,道琼斯就要下泄1000点的时代。 搞垮中国,等于就是搞垮美国和世界。 所以,对于国内的阴谋论者, 和那些美国真心提倡“遏制”政策的少数专家学者,我只想说, 不懂全球经济没关系,没事多炒炒股吧! 美国也别没事老琢磨想着尽快改变中国了,巨变的太快,承受不起的未必只有中国。维持一个稳定发展的中国也是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所在。

 

再比如, 中美之间有很多对话机制,政府和非政府接触的渠道确保了继续实行接触政策和合作为主的基础。 民间的交往日益频繁,也促使两国意识形态和观念差距在缩小。 两国互惠对等的10年商务签证也必将更加促使民间交往的发展。 最近中国天津爆炸事件中消防员的牺牲,居然可以让美国几个州的消防同行下半旗致敬默哀,可见中美两国的民间基础非常深厚,感情和价值观的认同也日益加深。

 

另外,中美关系未来的良好发展,取决于青年一代, PEW 民调显示, 72%的中国青年人和60%的美国青年人对彼此国家颇有好感,这个比率大大高于年长的一代。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 美国那些对中国“正面”发展不耐心的政客和专家,我只有一句话想说,没事,多看报,同时学好统计学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