滥用货币政策是推高房价的元凶

Stone

 

2016年2月最后一天,忽闻央行又放大招,降准0.5个百分点。 “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这货币宽松如何又挂钩上了“供给侧”,笔者不禁有些愕然。不得不让人思考央行背后的逻辑。 相比之前的降准,降息等货币宽松的技术调整,这次来的似乎有点意外。 但把几件事情连起来看,也许就似乎顺理成章了。

 

1) 在低油价时代,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大背景下来看,世界经济不确定危险增大。曾经作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当下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尤其巨大,预期增长低于7%, 中国亟需稳增长,保住当下,才能谋划未来,因为结构调整不是一个五年能完成的。至少是2-3个五年才能初见成效的长期规划。 这期间,经济放缓,是可以预见的,也是必须经历的痛苦。 但同时中国经济的放缓,也让世界充满着忧虑。 日前,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 透露出,G20货币政策将继续支持经济活动,“继续保持适度宽松”。

 

2) 二月初,央行出台房贷新政:不限购城市首付可降至20%。在不实施“限购”措施的城市,居民家庭首次购买普通住房的商业性个人住房贷款,原则上最低首付款比例为25%,各地可向下浮动5个百分点.

 

3) 各地响应中央号召“去库存”纷纷鼓励支持农民进城购房。 但户籍制度和土地政策使许多农民对此并不感冒。

 

4) 上海杭州又现排队抢房。裹着被子,排队5天5夜还买不到一套房子。

房价涨幅最高的城市仍是领涨全国房价14个月之久的深圳,与去年同期相比暴涨52.7%。上海和北京分别以21.4%和11.3%的涨幅紧随其后。

 

调整准备金率是中国央行常用的手段,降低准备金率,简单的说就是向市场释放更多的资金。作为宏观经济调控的重要手段,一般来说是可以降低融资成本和难度,刺激投资,用来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对资金需求和依赖性较大的行业,比如房地产业,往往是最大的受益者。

 

如果说对首次购房者降低首付,算是“支持合理住房消费,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 那么以降准放水的这种大招,则毫无疑问的将助推房地产投资和投机的行为

 

可以看出,此次降准,与其说是为了供给侧配合“去房产库存”,不如说,反映出中央对地产行业又爱又恨,始终无法摆脱依赖的纠结。 结合看政府打的一套组合拳, 即降准, 降首付, 鼓励农民购房等措施,给房地产“去库存”。这才是央行所谓的“供给侧”逻辑。 但这样的所谓“供给侧”,恐怕是适得其反的。

 

笔者始终认为, 结构调整必须要受得了寂寞,忍的了折磨。如果退回到过去那种对过分投资的依赖,尤其是对地产的依赖的话,无异于饮鸩止渴。

 

最近颇为热门的“供给侧结构改革”,其理论基础,无非源于增长经济学理论对长期经济发展的源动力的探索。一个共识是: 由于资本和劳力的收益递减效应(diminishing return of capital and labor ) 依靠资金投资拉动经济,依靠低端劳动力的红利来拉动经济,最终是有限的。刺激经济的货币和财政政策,只在短期内有效,但副作用管理起来却是长期的。 而中国其实已经发展到了这个阶段, 下一阶段的经济增长动力,必须来自于结构改革, 也就是更好的治理,更好的制度, 更多的创新,更好教育和更有生产效率的劳动力。 应该说克强经济学提出的各种简政放权措施,提出的小政府,大社会,提高社会自治能力,改变经济结构,减少对政府投资和出口的依赖等等,都是这一理论在中国的实际应用。 现在越来越少的提“克强经济学”或者“结构调整”,而用“供给侧”这一万能膏药名词,似乎贴上这一标签,任何政策就无比伟大光荣正确了。 对于地方政府理论水平有限,这种滥用,也是司空见惯。但央行也给自己的放水行为贴“供给侧”,是不妥当的。

 

事实上,在当下的中国,任何助推地产行业的政策都是与“供给侧”或者结构调整格格不入,适得其反的。 中国对地产的依赖已经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地方财政,银行贷款,整个金融体系的安全实际上都已经被绑架。不刮骨疗伤,壮士断腕式的舍得,只会加剧这个趋势,让真正的供给侧改革陷于两难境地。 应该拿出对待煤矿,钢铁行业那种去库存的决心和做法,才能真正逐渐摆脱对房地产的依赖。我们可以允许煤炭行业减少产能,允许市场淘汰僵尸企业,甚至不惜下岗180万行业劳动力,为什么不能同样的用市场手段去让房地产行业去库存,该破产的破产, 该被竞争淘汰的淘汰。

 

房地产的再次疯狂,房价再次飙升,对于其他实体经济的伤害也是不可估量的,不信你去看看周围稍微大点的实体企业,有几家还没有染指地产。 房地产的疯狂,对创新企业更加说是沉重的打击,对“万民创业, 万众创新”也是一记重拳。 同样的钱,买深圳房一年收益超过50%, 谁还会去投资创新呢? 要知道创新企业龙头老大之一的腾讯,一年股票涨了多少吗?不到8%。

 

那么为何国家要屡屡反复的出手相救房事呢? 除了房市对财政和金融体系的绑架, 笔者认为应该与国家保增长的目标有关。 2016中国经济形势严峻,在高速增长了多年后,突然的放缓速度,不单单有经济上的风险,更有政治上稳定的考虑。 而经济结构调整又是一项长期的大工程,短期内无法见效。 中央必须在短期跟长期中做一个政策平衡,也就是说确保经济不硬着陆,能保持一定的增长数量,才能迎来结构调整后更好的经济质量。 但中国经济对于房地产依赖的惯性,让政府其实可以选择的能立竿见影的提振经济的选项并不多,只有继续喝下这杯毒酒。

 

那么除了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中国还有什么选择来短期内保增长呢?或许G20财长会议透露出一点风向。公报提出,将“灵活实施财政政策”。 按照楼继伟的说法,就是“最好实施扩张性的财政政策”。 的确,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双管齐下,合理的政策应用,是可以来支持经济短期增长。那么如何将合理的财政政策不回到过去的政府过度投资呢,既能促增长,又能有利于结构转型呢? 笔者以为,如果政府必须要靠花钱来提振经济,那么花到哪些地方就是关键了。 既然长期经济增长的动力,源于更好的人力资源,国家能否把钱多花在教育和职业培训上一点呢?更否更加大对健康,医疗的支持呢?少一些既不公平,又干预市场的补贴(比如什么家电,汽车下乡,比如什么新能源汽车)。 我相信中央有这个智慧做出正确的选择,因为政府只有投资利于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才真正是“供给侧”改革, 才对得起这个标签, 才有利于结构转型,才不辜负全国人民一起喝下的,我们一起在买单的这杯地产鸩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