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那,围墙那点事

 

Stone

 

这两天网上热议最火的,莫过于拆围墙那点事了。

原来, 有个《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的文件,提出我国要学美帝通行的街区制,“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也被要求逐步打开,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

 

看到这个政策的出台,笔者第一反应就是,其本质是要把小区道路变成公共道路。那么这就涉及到很多层面的问题。

 

我们说, 一个公共政策的评价,首先看政策制定的目的。 据说,此政策的主要目的是为了缓解城市的交通,试图用开放毛细血管,来解决动脉的阻塞问题。 除了目的,还要看,制定这个政策的一些标准,也就是说对这个政策目标的评价标准,比如说,能否有效提高道路通行能力,能否有效减少路面拥堵时间,当然也包括很多负面影响的评估,比如是否对环境造成破坏,对居民生活造成影响等等。 然后还要看,为了达到解决拥堵的目的,有没有其他的政策选项,用来比较,这个制定出来的是不是最佳政策。

 

一般来说,所有政策的出台,最基本的要求,合法, 合理, 有效,并且尽量公平的原则。 而这次出台的意见,如果一旦从党的意志通过立法成为国家法律,那就首先面临着跟《物权法》相抵触的问题。 最高法院明显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也刚回答了这个疑虑,解释说现在还只是政策,到立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留下了无尽想象的空间。 关于法律层面的讨论,也就是政府是否有权变更小区道路为公共道路的问题,网上已经很多讨论,不再赘述。

 

我想大家最为关心的是, 这个政策到底是否合理, 到底能否达到预期的治堵的目的(是否有效)。 还有如何解决面临的诸多问题。

 

  • 开放的街区真的能在中国减少拥堵吗?

街区制,在美帝自然是非常流行,那么在中国到底有没有生命力,能否适应中国道路和交通的状况,这是个非常值得研究的未知数。 非常遗憾的是我们没有看到专家们任何解释。

 

那么中国跟美国的街道情况真的相似吗?美国大多数地方是车多行人少。在纽约曼哈顿这样行人密集的地方,车辆也是无条件让行人先行。 闯红灯的行人随处可见,丝毫不输北京。 美国的城市建设之初就是按照街区设计,楼宇之间的距离相对较宽, 而中国小区内部道路,普遍狭窄,老的小区经常是一边停上车,另一边过车都困难。 把主干道上的交通引向本身就梗阻的毛细血管,到底能有多少减堵的效果,恐怕不是简单的学习西方经验就可以的。 国内专家需要拿出具体的实证数据,来说明这个办法的有效性。而不是简单的一句“国外通行”就可以敷衍了事的。

 

既然要学人家经验,就要学到精髓,而不能学个四不像。 如同年初的熔断制度,在国外并不能说不是一个好制度,但拿来国内用的时候,专家们倒的确没有照搬, 只是武断的缩小了熔断之间的间隔数据, 更重要的是,完全忽略了国内股市的基本国情特色,以散户为主的投资者,跟美国机构投资为主,是完全不同的, 散户更容易被非理性的恐慌情绪影响,进而实际上把原本用来防止恐慌下跌的技术,硬是变成了加剧恐慌出逃的神器。最后不得不朝令夕改,草草收场。

 

回头来看国内的道路交通情况, 除了很多小区道路狭窄,根本没有开放的余地之外, 国人的驾驶习惯,也是要命的添堵主要因素。 更不要说随意乱窜的行人和助动车了。 完全可以想象, 一群横冲直撞的司机,被堵在主干道后,又拼了命的变道,试图杀出重围后走小区的所谓“毛细血管”路,把原本就细的可怜的小血管堵得死死的。 然后毛细血管里面的司机又拼了命的往主干道并线, 互不相让的中国司机,可以毫不夸张的把大动脉,毛细血管统统尽数堵死为止。 危言耸听? 绝对不是, 这是完全可能真实发生的情形,也其实每天都在上演的交通堵局啊!

 

专家既然抛出这个拆那治堵的药方, 就要拿出实实在在的数据实证来说话,而不是简单的画个绕路和不绕路的示意图,用粗浅的主动脉和毛细血管的比喻来应付公众。 因为事实已经证明了“中国特色”四个字是多么的强大, 强大到国外再好的机制,如果不考虑国内真实情况,不做科学调研论证,就会被无情熔断。 不同的是,这次如果又拆错了, 围墙再建回去,道路再改回去, 恐怕损失会远远超过熔断的几万亿资金损失。政府的公信力和治理能力将会受到严重质疑。 说到这里,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曾经路上很流行的,也是从国外舶来的一样交通设施,现在被逐步拆掉,换成了红绿灯。对,这个神器, 就是交通圆盘!!如果你在国内拥堵的圆盘,互不相让的车流中穿梭过,你会懂我说的,为什么国外的好东西,面临中国的特色交通,会非常的无奈。

 

  • 拆墙真的能促进公平吗?

把小区道路变为事实上的公共道路,可以说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之广,岂是几天几夜能说清。

有人说,拆了墙,也可能会有利于资源的公平分配。听起来似乎有道理啊, 原来高档小区里面的各种设施,邻里八乡都可以享受了, 里面的绿地,隔壁城中村的大妈现在也可以去跳广场舞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明显,直接,粗暴有效的劫富济贫办法呢? 事实上,很多事情是经不起仔细的推敲的。

 

首先,小区路变公共路,那么这里的环卫,治安等等,就都成了市政的责任。 不知道要给市政服务增加多少压力,和人力,物力。 卫生还相对容易,甚至可以外包给原来小区物业继续负责。 公共道路的治安怎么外包呢?必然要增加警力,不管是正式工,还是协警,联防队。 那么不管是外包,还是政府直接服务,这个开支谁出? 以前小区卫生,保安,当然是业主出,现在这个钱,必须政府财政开支。 政府财政是谁的钱? 是所有纳税人的钱,也包括隔壁城中村大妈的钱。 等等,不对啊? 怎么成了连小区商品房都买不起的大妈出钱,来补贴住着商品房的成功人士了? 所以,公共政策背后需要考虑的谁是赢家,谁是输家,恐怕远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明显,那么简单。 我们需要看到的是专家们一整套的详细的配套政策,而不是简单的抛出一个“原则上”。 顾头不顾尾的做法,该反思了。 当然,也可能专家们都考虑到了这些问题,只是不屑于对公众做过多的解释吧。毕竟,大老爷们早就习惯了,拍拍脑子,甩甩手,在没有网络的年代,是毫无问题的。

 

怎么办?

那么我们回到这个拆那政策的最初政策目标来看看吧,有没有别的选项。

既然目的是治理拥堵,那么我们需要分析拥堵的最根本原因在那里? 小区封闭这的是罪魁祸首吗?如果是一个重要原因,到底贡献了多少拥堵呢? 来,我们问问专家。………不好意思,专家又没有给出答案。 也就是说,甚至不知道病灶有多严重,医生就要求你大手术开刀。反正不用专家买单。 其实,很多情况下,只是五毛钱的药就能治好的毛病。

 

治理拥堵,首先要从改变国人的驾驶陋习开始,这个随着驾校考试改革更加偏重于法规的教育,应该说政府还是做了不少努力的。需要肯定。

其次,要加强对造成拥堵的违法驾驶习惯,下猛药。 利用监控和路面警察对这些违章要多开罚单,习惯一开始的养成只能靠法规的约束。在美国的公路开车上没人扔垃圾,为啥? 罚款最高的我见过达到1200美金。

最后,我看还是需要增派朝阳大妈劝导队,对行人,助动车等也要有教育和约束。

 

当然,以上只是粗浅的谈了一个方面拥堵的原因,和一些简单的不花钱不折腾的做法。专家们真的有心治堵,应该多做研究,找出根源,逐一对症下药,而不是想起来一出是一出。

 

那么,墙到底该不该拆呢? 我看这个恐怕要根据具体城市交通状况去决定,更应该让市场竞争去决定。 中央文件一刀切的方式,即便再“逐步”,恐怕也是不合适的。

也许在很多大城市,这个政策真的可以缓解交通,但在没有看到具体研究论证之前,没有经过公众辩论之前,那都只是一个未知。

 

笔者所在的城市,义乌,车辆多(对,就是传说中豪车云集的地方),行人相对少, 公交还算方便,可以说是国内街区制的先驱者,基本都是没有围墙的“小区”(旧村改造房)。封闭的高档小区不多。让我感受比较深的是, 主干道再堵,也很少有人去往这些小区道路开去躲避拥堵,因为主干道堵起来,往往里面也已经堵起来,加上里面的居民,行人,停放的车辆,随时从侧面横穿过来的车辆等等,实在不值得折腾。

 

当然,这只是个人观察,算不得科学数据,没有说服力,因为,后者是专家们该做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