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没有最大,只有更大

Stone

魏则西, 一个刚刚逝去的年轻人的名字,刷爆了社交网络,占领了各大主流媒体的首页。一个癌症晚期的青年, 在被百度广告误导后,误信被莆田系资本承包的武警二院的所吹嘘的生物免疫疗法,最后不治身亡。瞬间,百度成了千夫所指,其一直饱受诟病的竞价排名广告体系,成为众矢之的。

 

魏则西, 带着对这世界的无限眷恋,走了。 他在知乎上回答的什么是人性最大的“恶”,还在。

 

有些恶棍,恶在明处,比如百度。 有些恶棍,躲在暗处,比如莆田系骗子医院。 还有些人人都心知肚明,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恶,比如卫生部门和部队医院的双重监管缺位,比如整个医疗制度的扭曲,比如导致整个社会道德体系溃败的根源。这些,你们懂的。

 

当然,还有的恶,尽管未必世人皆知,却人人深受其害, 而这种恶,也是其他很多百度这种恶棍存在的土壤。我说的是“墙”,也叫伟大的防火长城 (GFW) 。

 

什么是墙? 如果你真的甚至不知道他的存在,足见墙的伟大了。 因为他已经把所有的”不和谐”,所有你“不该知道”,“不该看到”都成功的隔绝在外了。

 

墙任性,不可预测,其造成的巨大社会成本是无法估量的。不过我们还是可以时不时的见识下墙的淫威。不信你看,最近任性的墙跺跺脚,华尔街就颤了三颤。 4月28日,传奇投资人Carl Icahn 把他原先极度看好的苹果股票,抛售一空,造成苹果应声下跌3%, 相当于150亿美金,瞬间蒸发。相比,百度一年的纯利大概是区区24亿美金。 他的理由是,“并非苹果本身的问题,而是对中国的担心”。 —因为中国随时可以让苹果在大陆无法继续, 他指的是日前大陆突然对苹果公司ibook和imovie服务的封杀。

 

就在谷歌被逼出墙外前的2009年, 百度在国内搜索市场的份额逐年下降,09年大概跌倒了56%,而谷歌凭借其技术优势和不断在中文搜索的进步,份额逐渐从往年的20%左右,上升到了33%。 尽管百度还有暂时的领先优势,但跟今天的一家独大的垄断局面,不可同日而语。时至今日,大多数用过谷歌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墙的阻隔,大概是没有几个愿意回去用百度的。 然而,不幸的是,事实上由于墙的庇护, 百度利用谷歌退出的真空,迅速占领市场,现在占有率在85%以上,而谷歌,只剩下了4.3% 左右。 百度在搜索市场的绝对占有率,是其广告营收的主要依赖, 而百度的竞价排名,认钱不认人的市场策略,吸引了大批暴利行业的广告投入。 监管的缺失加百度对巨大商业利益的贪婪,造成百度对这些广告几乎不做审核的投入竞价排名体系。

 

从贴吧到竞价医疗广告,百度被指商业道德缺失,唯利是图。这种说法可以说是一针见血的指出了百度各种卑劣行径的根源,可惜却没有深究造成这种功利主义,要钱不要脸的商业文化背后的原因。一般来说,在一个充满竞争的市场,一个有着比较完善的监管的市场,除了公司面临的法律和道德的压力, 其自身的长期盈利需求的压力也会促使他们丢弃短视行为,遵守商业道德。然而,在中国的搜索市场,这两者,都没有, 既没有对百度广告的监管,也没有可以事实上挑战百度垄断地位的竞争。 唯一一个有实力竞争的企业,已经被墙在外面。 于是,百度成了一个为所欲为的恶棍公司。不出事,可以躺着数黑钱。出了事,可以砸钱公关媒体,政府摆平。

 

然而,百度唯一摆不平的,是投资人和市场的信心, 对于这种不顾长期利益的无底线行为,资本市场迅速给了百度一记耳光。 一天内,百度市值跌去-7.92%, 将近55亿美金,相当于百度2年多的纯利润,一年的毛利。这部分损失,也可以看成是市场对百度预期收入的减少的反应,也就是说,在市场看来,如果百度竞价排名广告不能再继续那么不要脸的话,公司价值会减少的一部分, 换个角度看,其实也可以看成是,这些垃圾广告给百度贡献的价值, 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是墙直接造成的社会成本的一部分。 当然,这部分成本(事实上还只是广告商愿意给百度支付的成本)还远远没包括这些垃圾广告给民众造成的损失的成本, 因为这些暴利行业的利润是几倍甚至几十倍的。 从这个意义上看,墙造成的社会成本,仅仅百度一家,至少是几百亿美金,上千亿人民币,总体上,甚至万亿人民币级别的。 如果我们在加上很多企业,媒体,学者等为了工作和研究,不得去花时间,花钱去购买VPN, 这个成本又不知道要上升多少?在不断被重置的连接中,反复连接VPN的时间和沮丧,这些成本又该如何衡量? 墙造成的很多没有足够的“翻墙”知识和技术中小企业,不能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的成本,这个又该如何衡量? 墙的庇护下,造成国内互联网企业的寡头垄断局面下,造成创新困难,小创新企业难以存活的成本,又该如何计算?墙想封就封,甚至不给解释的行为,造成了国际资本对中国投资减少的成本如何估算?

 

当然,本人的数据,能力都太有限,这种估算只能是非常粗糙的。 但一个事实是非常清晰的, 就是我们已经到了不得不重新审视“墙”,作为互联网政策的一部分的善恶了。 有关部门必须组织科研力量抓紧调研墙到底对社会经济,生活等造成了那些影响?到底有多少损失? 其宣称的“维稳”效果,真的可以被科学衡量吗?其成本效益真划算吗?墙的这种不加区别的滥杀无辜式的封杀,真的有利于我们的经济发展和国际合作吗? 我们的“得”真的多过“失”吗? 这些问题,没有认真的研究,恐怕没有答案。 说明天就拆墙,不会对社会造成任何冲击,如同说墙维护了政治稳定一样,都是毫无根据的臆想。但是,也许看看世界,会给我们一些启示: 越南,同样是社会主义国家,几乎没有墙,政治稳定。 中国清廉度排名全球72, 后面还有70多个国家比我们腐败问题更加严重,几乎也都没有墙,但似乎没有看到无墙状态下的“不稳定”。 何必跟清廉度最后一名的朝鲜一样把自己跟世界隔绝起来呢?中国有什么可以不自信呢?

 

最后,为了防止文章被和谐,还是用习总的发言来结尾吧:“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互联网很复杂、很难治理,不如一封了之、一关了之。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中国开放的大门不能关上,也不会关上……外国互联网企业,只要遵守我国法律法规,我们都欢迎。”       (新华社 《习近平:做搜索的不能以给钱多少作排位标准》)   我相信,谷歌会回来, 如同墙会逐渐拆掉一样, 中国人真正自信的拥抱世界的一天,才是真正的民族崛起的一天。 至于,百度,部队医院,那都是改革路上顺便就能解决的小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