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幸福吗?联合国有话说

你幸福吗?联合国有话说。

Stone

3.20是国际幸福日。事实上,幸福度作为一个可以评价,衡量的依据,已经越来越多成为各国公共政策的目标,而不再是原先的单一的经济发展作为目标。

 

那么,“你幸福吗?”除了央视版的街头问法,其实还有联合国的有更为科学,更能反映真实幸福度的《国际幸福研究报告》。 这个研究从2012年开始,已经是第三次公布调查结果了。

 

跟央视这种带有导向性而含糊的问法不同的是, 研究人员采用了坎特里尔阶梯(Cantril ladder) 问题方法, 简单的说,就是通过电话或者当面访谈的形式,让随机被调查者自己评价自己的生活状态, 010分, 0代表最悲惨的地狱,10代表最美好的天堂。在调查对比了150多个国家的数据之后,该报告给出了一个排名。 也就是国家幸福度排名了。 前几位的还是那几个欧洲老牌“社会主义国家” : 丹麦(7.526分),瑞士,冰岛, 挪威, 芬兰,依次获得前五名。事实上,前十名的评分差距非常小,可以说是不分伯仲。瑞典获得第十名(7.291分)。前十名的平均分为7.4分,对比最后十名的3.4分,真可谓天壤之别。

 

中国(5.245)从原先的92位终于有所爬升,到了83,在略有欣慰之余,却更让笔者越看越不幸福起来。 已经跃然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甚至在可以预计的未来成为第一经济体的泱泱大国, 为什么排名会如此不堪呢? 到底是什么会影响国民的幸福度呢?

 

好在这个报告不仅仅是做出了一个排名,更加试图从多方面解释幸福的来源和关联因素。 结合盖洛普世界调查(GWP)的数据,和其他可比较的客观数据(比如GDP, 人均寿命等), 研究者试图用以下六个方面来解释各个国家国民之间不同的幸福度: 按实际购买力平价(PPP)计算的GDP 人均预期寿命, 社会支持 (问受访者,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有没有人比如亲戚朋友,可以依靠), 对生活自由选择的的满意度, 乐善好施度(过去一个月有否捐助过),腐败程度 (包括受访者认为的政府和商业的腐败程度)。另外研究还包含了正面和负面情绪对幸福的影响。 与往年报告不同的是今年,还加入了研究幸福的不平等分配,对幸福度本身的影响。

 

研究发现, 幸福度最高的10名和最低的10名,相差了整整4分, 而原因基本上都可以从以上六方面找到答案。其中最为显著的原因有三个,人均GDP, 社会支持,和平均寿命。

 

同时研究发现, 近年来,不但世界财富分配更加不均, 连幸福差距也在扩大。 只有十分之一的国家,国民幸福不公平的程度有所下降, 但是有一半多的国家,幸福度不公的程度大大增加了。 从世界整体来看,也是大多数地区显示出明显的幸福分配不均趋势。 而这种幸福的分配不均,又使得总体幸福度下降。

 

当然决定幸福的因素很多,可能远远比报告里能够考察的要多,主要是基于其他可比较的数据的有限的原因。但从研究本身来看,已经抓住了几个非常重要的影响因子。 这对于公共政策的制定,也是有非常的意义的。

 

首先,要人民幸福,不仅仅是经济建设搞好GDP的问题, 还有其他很多方面的工作,比如:加强家庭和社会的支持, 建设更清廉的政府和社会环境, 发展慈善公益事业, 减少人民自由选择生活的障碍等等几大方面可以入手。 因为,这些也同样可以提高人民的幸福度。

 

其次,非常有意思的是,之前主要通过财富调节的手段来提高人民幸福,通过税收的财富转移来达到社会和谐。这样就必然会有赢家也会有输家,基本上是一个零和关系。 那么,这个研究告诉我们,其实幸福度的提高,促进幸福度的公平,并不一定只依靠财富的调节。还可以有其他很多途径才促进幸福度的上升。 而这个过程,并不需要有人成为输家,而是人人可以共赢的局面,最后达到全社会的幸福度提高。

 

最后该报告也用整整一章的研究论述,来证明相比经济自由度,和  消费主义者提倡的经济发展本身,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17项内容,跟幸福更加相关。 因此政策重心应该放在可持续发展的全面的整体提高上。经济的自由度当然也跟幸福相关, 但它是通过人均收入和充分就业来推动经济发展,然后间接的作用于幸福度的提高。

 

所以,央视并不需要站在街头问老头是不是“姓福”, 关键是国家需要在政策上如何调整,把幸福度作为一项政策目标,把可持续发展的各项内容作为基本指导。 而作为媒体的职责,CCTV如果把精力多点花在监督政府清廉上,多尽一份姓党的媒体的责任,高度统一党性和人民性,也是大大有利于人民幸福度的好事。

 

附部分排名:来源 世界幸福报告 2016

china top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